诛仙:夏忆然[网一轩辕]----是个大坑...

看到了好多的回忆录,看到了好多,为游戏痴狂为游戏沉沦的故事,或许,我只是其中之一,或许,我是另一个世界的路人。我是谁,似乎已不再重要,当回忆开始的时候,我便不再记得我。

是不是挖一个坑却迟迟不填会让人怨恨呢。回忆那么多,连载也那样精致,我的回忆,却那么卑微。

曾有人对我说,忘记,是因为深深记得,这段日子呢,我已无神智,心为它痴人为它狂,偏偏理智的众人皆醉我独醒一般,却总在晨曦中恍惚,原来已是日出。

记得,曾经下定决心要告别,于是挖了坑。却填不满。说了几千几万次珍重再三,离去驻足转首回眸,不一样的场景却被同样的情感牵绊,我知道我离不开,走不远。那些不离不弃,那些疯疯傻傻的话,甚至那些埋怨都显得那么的弥足珍贵。我已知我不想走,然而不想却不得不走。

若无离别,谁又知谁是谁。

于是,我也想来挖坑,埋下深深厚厚的回忆,有些不必带走,有些不能带走,有些无关可与不可能与不能,却只不想带走,那些记忆,我需和你们说声珍重再见。我带走,那些沉淀的情感,留下,这些无血无泪的尘事。

我想,给这个坑取个名字,就唤,旧蝶。

旧蝶,用了朋友的名字。爱极了合欢,爱极了,那翩翩蝶舞,也爱极了,这位朋友对我常说的那句话---然然,开心些。

旧蝶,蝶依旧,蝶已旧。

或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。我本不信,却不得不信。

那个暑假,我坚持着从扬州骑单车回家,遥遥千里之外的北京,那个时候,对我来说,超乎了一个家的含义。准备了整整五个月,却在准备出发的前晚,接到了母亲催促回家的电话,于是不敢耽搁,放弃了那个几乎不再是梦的梦。

回了家,却厌烦拥挤的人群,我选择了窝在家里吹冷风,而不是和朋友去西单压马路。那天无意看到了男朋友的游戏,魔兽,看不惯里面丑丑怪怪的人物,看不明白那些复杂的界面微CAO作,但是,我却被那个画面吸引了。被迫放弃的骑单车回家的欲望似乎在这里得到了延伸,那些触手可及的风景,浓缩在这小小的液晶显示器上,我第一次,觉得网络游戏是一个神奇的东西。于是,开始缠着男友带我玩,却完全不上手。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广告-----情憾九天,一剑诛仙。